偶布吉岛

一位傻骑士的故事

        从前有一名骑士和一位海盗,骑士每天行善,他勇敢,温柔,他善待世界上每一位女士,他帮助世界上每一个贫苦的人,他喜欢自称自己为最后的骑士而海盗却与这位骑士相反,他无恶不作,烧杀抢样样都做,他欺凌弱者,欺骗女性并且创作了一个海盗团,崇尚自由
       有一天,他们相遇了,就像善离不开恶,恶离不善一样,他们一见面就打了起来胜负难分,最后以平局为结束,之后的每一天,他们总是时不时的遇见对方而总是与见面就打架,被所有人称为最和不来的两人
      骑士和海盗不一样,海盗有一个团队他有可以出生入死的同伴,也有愿意为他付出生命的亲人。而骑士没有,他总是孤身一人,总是吃力不讨好的去帮助每一个人,没有任何回报也没有任何人愿意去与他同行,人们认为这个骑士非常的古怪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去做没有利益的事情,久而久之所有人都在渐渐远离这个骑士,而骑士并没有任何的表态,继续去帮助别人,每天愿意陪着骑士的就只有海盗一个人。
     时间过得飞快,在某一天骑士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海盗,而他并没有做什么而是把这份心情埋在了心里,一如既往的像平常一样与偶然相遇的海盗对战,骑士知道海盗并不喜欢自己,因为他看自己的眼神只是在看一个对手所以骑士在每一次的对战里都告诉自己不能输,因为输了就再也没有人陪着自己了。
       骑士看过海盗的笑容,他对着自己军师笑得特别的温柔,那双充满星光的紫色眼睛里只有那名军师,那个时候骑士想原来他也会"笑"啊,而心中尽是苦涩。

 
        神的谎言终将被撕破,而就在那天骑士与海盗共同应战对抗创世之神,最终他们赢了却也失去了珍贵的东西,海盗失去了知心的对手,骑士为了保护海盗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多年以后海盗发现他所失去的并不只有知心的对手,还有一颗跳动的心脏,那颗名为爱情的心脏
















  
"那么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哟,小姐"
"嗯?很悲哀吗?″
"是啊,的确是呢″
"只知道为一个海盗牺牲生命的傻骑士″
"那么,感谢你愿意倾听我的故事,再见"
说着,他慢慢的向门外走去而男人深紫色的眼睛里尽是忧伤。

       雷狮他记得当时危险来临时,有双手从他背后用力的往前推,等他回过头来时血花四溅,鲜血的主人却微笑着说
"别误会啊,我只是觉得没有恶党,那我以后就不知道要讨伐谁了呢”

[安迷修,你就是个傻子]

小小水珠从男人的脸颊上流落



某个刀子 短片


借用了一下歌词

  

安迷修喜欢雷狮
所以才不同的对待
雷狮喜欢安迷修
所以才总粘着他欺负
理所应当,后来两个人在一起了。
本来应该是要一直这样的,不,绝对是一直这样的。
     安迷修一个人站在马路边上,看着前面咖啡店里的一对情侣,男子看向女友的眼神充满了温柔,紫色的眸子里尽是暧味,非常的温馨。
    而安迷修确觉得异常的刺眼,他沉默了几分钟,突然苦笑道
    "呵,或许这样对他来说是最美满的"
  咖啡店里的情侣缓缓的从那里朝安迷修的方向走了出来,快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两人像是没看见他一样继续有说有笑着,然后
  从他的胸膛上穿了过去

【蜡烛灼烧我感觉不到痛楚
酷热严寒也依然如故 】

安迷修已经死了,在两年半前就已经死了死于一场恐怖袭击
     当时的他们像往常一样在超市里笑嘻嘻的说着互怂的对话,谁也没有想到下一秒爆炸声突然想起,安迷修笫一反应就是推开雷狮,而他自己却隐没在了花火之中,雷狮发了疯似的向前冲过去,还好及时被人拉往
     那一刻大火连绵不断,火场中回响着雷狮撕心裂肺的声音,他在喊   "安迷修"
呼喊声让人们觉得他的嗓子都快被撕裂了
     那之后雷狮整个人都颓废了,家里垃圾满地,整天躺在家里闭门不出,烟灰缸上全是烟头有一些因为装不下而落在周围,除了喝酒还是喝酒,生活规律全都乱套了卡米尔他们去看他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全是血丝,眼袋上一层层的黑色眼圈,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消瘦觉得下一秒就会倒下,发出的声音非常沙哑还有点破音
      然而这个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几个月后雷狮恢复了往日的精神,家里也和安米修在的时候一样干净整洁,大家都觉得他已经走出来了,然而却在相处过程中……

   "这是留给安迷修的,你们别动,他说等下会过来"

    "安迷修说他喜欢,真搞不懂那家伙的审美观"

   "白痴骑士!本大爷饿了,赶紧去做饭吃"

   "你们安静点,安迷修还在睡觉呢"
 
   "那个傻逼安说出去, 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我在给安迷修发短信,叫他赶紧给本大爷滚回来″

    "你在开什么玩笑,安迷修还活的好好的,他刚刚还发短信跟我说他在回来的路上"
      "看!"
说着雷狮举起手机屏幕,里面是一条安迷修发的短信
    " 这就是证据!再说一句,安迷修死了小心老子揍你"

卡米尔他们看见了,雷狮手中有两个手机其中一个就是安迷修的
大家把雷狮送去医院,检查出了严重的心理疾病,医生建议住院
雷狮入院的时候很平静,这让大家都很惊讶,他们觉得雷狮肯定会大闹一场,然而之后雷狮也很安静的接受医疗,但有一天他说
    "安迷修,安迷修在等我回去!你们快放开我!!!"
那一天他闹得很凶时间也很长,迫不得已医生给他打了一针,之后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

  "安迷修?安迷修是谁?我认识他吗?……抱歉,我忘了"
他忘了,忘了他最爱的人
之后雷狮的生活轨迹回归正常,找了个和安迷修相似的女友生活很充足,只有心时不时的发痛

  【听着她的心跳好象音符
而我的心儿早已入土
可如今它如此的痛苦
谁还来告诉我这只是虚无】

安迷修转身看着前面那对挂满笑容的情侣,人们从他身上穿过,无情的提示着他
[你已经死了]

【 我的心还是阵阵悸痛
早已粉碎,不再跳动
如今它如此的痛苦 】

"……雷狮,再见了, 还有
祝你幸福,尽管……那个人并不是我"
他笑着,不知道是难过还是高兴,最后慢慢的消失化为光点

    【我的生命之花早已干枯
只有我的眼泪还是流个不住】

走在前面的人缓缓回头,看见的却是停留在空中的点点光影。
"……安   迷修?″
透明的眼泪从紫色的眼睛里溢了出来,慢慢的从脸颊上划过,想要止住却落的更多……

  【为何我的眼泪还是流个不住 】



   

四叶草物语一一一 你与我的故事 第(三)片叶子 爱情

小学生文笔

           不知过了过了多久,自从安迷修被雷狮带到这别墅一样的屋内,不在是过着一个人的生活,安迷修的世界里多出一个人,而那个人就像是画家,每天给他带来不一样的色彩,认识了许多不一样的事物。
           两人经常打打闹闹总是因为一些小事情不合, 在外人看来他们是关系非常不好的一对室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是属于他们独特的相处方式。 相处过程中雷狮发现安迷修非常的怕铁,于是每次都会拿着铁块去吓他,偶尔有一次吓过了头,把人给弄哭了,于是安迷修十几天里都没理睬过雷狮,雷狮发誓他再也不敢拿铁来吓唬安迷修了,把家里所有关于的铁东西都拿出去丢了,刀之类的都拿较利的鱼骨,动物骨头来代替。

       安迷修感到很奇怪,雷狮每个月都会出去十几天在回来,回来的时候总是有点,烦躁?每次问他的时候都会被莫名其妙的敷衍过去或者是被牵着鼻子走绕了过去
      "总之本大爷可没干什么坏事啊"
       "那你是在干什么?"
       "唉,我说,安迷修"
       "嗯?"
       "你是本大爷媳妇吗?管这么多"
       "才,才不是!!"
       "哦~那就是喜欢本大爷啰~”
       "我都说不是了!别那么自恋好不好!恶党!"
          每次安迷修都会被雷狮说得气急败坏,脸颊通红,久而久之就不在去追问了 [没事,总之不是去干坏事就好了] 安迷修天真的想着
        卡米尔觉他大哥变得很奇怪,自从某一天兴高彩烈的回来后每个月出去的时间都在变长了,而且每次都是春光满面的回宫,每当问起他的时候,雷狮总是会严肃的说
       "卡米尔"
       "什么事?大哥"
       "你觉得,皇后的位置是不是该选选了"
        ″……"
        每次慒慒懂懂的卡米尔表示[没事,大哥你开心就好]
      
        可惜好景不长,传报说迷雾森林发生了异常,这是百年来第一次发生的异变,雾气在不断括长已经吞噬了好几座村庄,在过不久将会蔓延到城内,根据卡米尔的情报诉说,迷雾是有规律的四处乱窜与其说是侵略倒不如说是在找什么贵重的东西或者是,人。

        雷狮觉得安迷修在隐满什么,比方说他的身份,雷狮每次都会看到安迷修站在窗户边叮着远方的迷雾发呆,每次谈起迷雾森林的话题安迷修都会慌慌张张的躲避着什么 ,这让雷狮想起当初问安迷修是怎么出来的问题  [你究竟在隐满看我什么呢?安迷修]
       安迷修觉得雷狮在满着他什么,比方说身份地位,因为有一次买菜的时候他看见雷狮走进了一个华丽䆖大的建筑物里,周围许多人都对他十分尊敬,点头哈腰,有的还下跪,安迷修记得雷狮说过这里叫皇宫,只有身份高贵的人才可以进入,普通人是进不去的,进去了就在也出不来了,安迷修当时问   "那不是和永恒森林一样吗?"
       "不,不一样,皇宫,是吃人的地方专吃人心"
   当时雷狮的笑容充满了苦涩悲凉与嘲讽,安迷修到现在都不明白雷狮当时所说过的话  [那是当然的了,毕竟我和你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匚呐,你又在满着我什么呢?雷狮]
         雷狮的行程越来越忙,几乎没有时间在停留在这间屋子里了,而安迷修则整天都在叮看窗外越来越近的雾气,嘴似乎在呢喃着什么 "快了……快没时间了……″ 两人的相互隐满,猜疑琢渐形成一睹无形的厚墙,明明就在眼前却触碰不到,直到某一天墙被外力打碎,空中散落的碎片刺伤了两个人。
        "大哥,大祭祀鬼狐天冲求见"
        "啧,他来干什么?"
        "他说他已经找到了解决异变的方法,大哥要去听听吗?"
         "呵,好啊,本大爷倒要看着他想耍什么花招"
           华丽的宫殿内,雷狮与以往不同,身上不是常穿的运动便装,而是华丽的外装,上面镶嵌着些许宝石和金边,头上没了那条星星头巾取而代之的是皇冠,坐在王座上,手里拿着权杖另只手撑着头,摆着二郎脚,整个人笑得充满了戾气与高高在上的威慑力,″鬼狐天冲,你说的方法呢?"  碾视的看着台下那位带着面具的人
    "雷皇陛下,臣日夜占卜,终于找出了使迷雾消散的方式"
    "哦?如果你敢在我面说废话后果你应该知道"
    "是,想必陛下知道那片迷雾像是在找什么"
     "啧,是啊我知道"雷狮有点不耐烦
      "很遗憾的告诉陛下那片迷雾并不是在找人,也不是在找东西,而是在找……精灵"
      "精灵?"
      "没错,上古大战中精灵族以战败为结束,并且在也没有精灵出没世间,永恒森林变成令人害怕的迷雾森林,陛下难道就不想知道原由吗?啊,对了还有陛下在森林附近遇到的“人”"
         听到后面那句话,雷狮原本笑着的脸,拉了下来,表情明显变得严肃了起来
     [大哥?]  卡米尔也查觉到,自己大哥在这一年里的变化都应该是鬼狐天冲所说的那个“人”的原因吧
      "你监视我"
      "如果我不监视陛下,那我也不会了解那么多"
      "啧,说”
      "精灵之所以战败的原因是因为它们怕铁,铁会灼伤它们,也怕人血因为人血里含有少量铁元素,这些至命的弱点导致它们灭绝,森林之所以会有迷雾是因为它们用尽生命都要保住最后的血脉不让它接近人类,而在一年前那个"血脉"从森林里逃了出来,您说,唯一的孩子离家出走这当父母的不是因该很着急吗"
       "呵,你是说我遇到的是精灵族最后的血脉?"
       "陛下,您在和它相处了一年的时间里,不是已经心知肚明了吗"
       "该怎么做,想必陛下已经知道了吧,臣已经派人过去抓捕,现在只是时间问题"
       "谁允许你动他的?!!"
       ″如果陛下不放心可以过去看看, 臣给陛下一个忠告,不要为了一个“人”而放弃现在的辉煌"

   ꪣ "……啧!″此时雷狮连便装都没来得急换上就着急的往安迷修的方向疾速跑去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千万别出事!]
     当雷狮赶到现场时,周围像是被龙卷风破坏过一样混乱,房屋早已破乱不堪,附近有许多穿着白袍带着面具的人不过大部分早已倒下,还站着的也已经伤痕累累,看上去摇摇晃晃的,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一个人死亡。
      "……抓到了!!"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声响,雷狮急忙赶过去,前面一群人围成一个圈像是在观看着什么新奇的东西,他们看见雷狮来了纷纷让开了路
       "大哥!!"    后面传来了卡米尔急措的叫声,雷狮转过头
       "啊,卡米尔你也来了"
       "嗯,我不太放心大哥你一个人过来"
      此时安迷修身上多处地方都有被灼伤的痕迹,手脚分别被铁链牢牢锁住,白色的衬衫变得破旧不堪,被锁链碰触的地方发出了嗞嗞声, 精瘦的脚踝好像下一秒就会被烧断,异常狼狈。
        雷狮看着他,安迷修现在的耳朵变得又长又尖,眼角下有三片类似小叶子组成的绿色三角形花纹,雷狮发现这“人”长得梦幻感性,如同画一样温暖清晰,身上残破血红的伤口反而增加了魅惑力,那本来就好看的眼睛里充满倔强不屈使他更加高贵美丽,如同笼中的金丝雀,那时雷狮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危险的想法   [真想就这么一直锁着你,让你永远成为我的东西,不能离开我半步]
       "莱娜小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身后的谈话打断了雷狮的思想
       "雷皇陛下,卡米尔大人,这是鬼狐大人让我准备的人血,说涂在精灵身上可以限制他们的力量"
     "用铁链还不够吗?"雷狮挑了挑眉
    "是的,雷皇陛下,这只精灵非常擅长风元素,鬼天盟大部分人都被击倒,只有少部分人还伤痕累累的站着″
      安迷修隐隐约约听到了雷狮的声音,好像有人叫他  [雷,雷皇…陛下?]他抬起头看见了与平日着装不一样的雷狮和他头上的皇冠
       "……雷狮?"
听见安迷修在叫他的雷狮愣了一下,抿了抿嘴,随后摆出平日里见惯了的笑容。
       "哟,安迷修你藏得可真好啊,连本大爷都差点被你骗过去了,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呀~"
   看着雷狮此时的笑容安迷修觉得特别的讽刺,他自嘲的笑了
        "呵,是啊,我早该想到的"
[只是为什么胸口会那么痛,比被灼伤的痛还要痛千万倍,为什么?是因为觉得他和别人不一样吗,不,或者是……喜欢他?]
[我喜欢他?]  
[不,我不喜欢他]
[我……我真的喜欢他?]
      安迷修愣了一下,然后把手掌覆盖在眼睛上,嘴角上弧露出了笑容 [是啊,我喜欢他]
     [我爱他]
     "哈,哈哈……太失败了”
发出的笑声悲凉得刺骨,脸上好像有什么滴落了下来。
看着这样的安迷修,雷狮觉得心脏好像被刀割了千万遍血淋淋的非常不好受
     "是啊,真是太失败了" 他低声说
铁链所发出的嗞嗞声像是在嘲讽着什么
 
       爱情的果实是苦涩的,那看上去甜美的颜色在诱导你,摘下它,当你咬到第一口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原来爱所带来的不一定就是甜蜜
  

四叶草物语一一一 你与我的故事 第(二)片叶子 希望

小学生文笔不喜误入

        " 噗!″
     "你笑什么?″ 安迷修疑惑的看着雷狮并给他打上了没礼貌的标签
       "不,没什么,那什么你知道大爷我是谁吗?小骑士"   雷狮笑得有些颤抖的声线说着笑容带着点狂妄自大与一点点的,嘲讽?这让安迷修看得很不舒服,但身为骑士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抱歉,在下并不知道"  与之前的冒冒矢矢不同现在安迷修体现出了骑士应有的礼貌或许之前是因为第一次从森林里出来太过激动了所以忘记了基本的礼仪吧 [但骨子里依然是个天真傻白痴骑士]  雷狮补充道
          "哦?是嘛那我告诉你,本大爷叫雷狮,是个海盗哦,皇家海盗"
           安迷修此时是濛濛懂懂的,然而却很快就把雷狮归类为恶党,心里在想[为什么出来以后见到的是恶党,难道上天有意要整我?可我没干什么坏事啊,也有好好的学习骑士道]想到这里安迷修顿时觉得自己很是委屈匚但或许是上天想让我惩恶扬善,消灭恶徒呢]发现“真相”的安迷修突然高兴了起来[上天果然是眷顾我的,嗯!一定是]于是乎安迷修非常正经拿出两把不同颜色的剑的对着雷狮
     "恶党,准备接受制裁吧"
雷狮在旁边看着安迷修那变化居多的表情,觉得这人太有意思了,少有兴趣的想陪这个"小骑士"玩玩                                 
         "喂,小骑士你确定你拿着的不是两把玩具?"
安迷修觉得这人实在是太没礼仪了,是不是外面的人都这样,啊不,一定是因为这人是恶党
      "这你不需要知道,恶党"  安迷修用非常低沉充满敌意的声说道
听着安迷修的语气雷狮感到非常非常的不爽,毕竟现在整个皇宫的人包括臣民都没谁敢对他用这种语气说这种话,因为说过的都已经被他处死了,毕竟对于雷狮来说不忠诚他的人就是敌人,而敌人只有被强者杀死的份。
      "哦?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说着雷狮拿出了他常用的武器白色大锤笑容充满了戾气。
        [这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你想猖狂那就得有这个资本。]
     两人在这平地上打了半天都没有分出胜负,这让他们知道对方实力不容小视,是个值得令人尊敬的对手,打累了,双方都躺在草坪上休息。这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吧,因为实在是觉得太无聊,于是终于忍受不不去了的雷狮先打破了沉默
"喂"
"……"
"喂!喂!喂"
"……" 回答雷狮的依就是沉默,雷狮转过头想去看下究竟,发现这个自称骑士的人竟看着黄昏下的天空发呆……
    先吸一口,气然后   "白痴骑士!!!!"
   "呜哇!"
   "你干嘛呢!!?"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耳膜都快被震破了
   ″本大爷叫过你了哦,只是你没听见,只好用非常手段啰~"  雷狮恶劣的笑着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安迷修咬牙切齿的想,却找不出任何可以怼回去的语句,没办法学了这么多年的骑士道却没有学到怎么怼人
    "喂"
    "嗯?"
    "你是从永恒森林里出来的吧?"
    "是呀,怎么了?"
    "那你是怎么进去的"
    "不知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在那里了"
    "哦噢~"  从雷狮语气里可以听出他根本不相信,安迷修觉得自己的信誉好像被碾视了
     "我可没骗你,骑士从不骗人的"
     "诶?是嘛~"  对方明显的不相信,于是安迷修急了
     "我,我可以发誓!以骑士的名誉做担保!″
     从安迷修那一尘不染的眼睛上看,不像是在撒谎,雷狮决定相信他
     "好好,本大爷相信你"
     "真的?"
     "真的,比珍珠还真"
     "珍珠?珍珠是什么?"
     "哈!?不会吧,珍珠,你不知道?"

           经过多次确认与谈话,雷狮非常确定肯定地给出了结论此人一没见过世面,只认识森林里的花花草草大树小河等,二不闻人间烟火,身上没沾到过一点世俗风尘,天真傻气, 且脑子回路非常不正常 ,三对骑士道深信不疑,只知道一口一个骑士道,中毒已深难以剔除,易骗易拐易忽悠。
    雷狮突然觉得还是少和这个白痴骑士待在一起免得智商被拉低
     与安迷修的谈话中雷狮得知到安迷修真的是一睁开眼睛就在森林里了  "所以我不是说了是真的了吗!?" 
          据当事人说那时才两三岁左右,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了一棵巨大的树下,周围有许多书籍,闲着没事干就是看书或多走走,但不知为何无论走多远多久都可以回到那棵巨树身边,所以也就只能多去看看书了,书上讲了很多故事其中骑士的故事是他最喜欢的,也有许多大陆与森林外面的事情,久而久之时间过得飞快,每天都是重复的经历,重复的书,重复的故事,生活变得越来越乏味,他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于是开始尝试走出森林, 永恒森林被称为迷雾森林,进去的人不可能会出来,因为里面迷雾重重很容易迷矢方向, 这一尝试就试了许多年,现在终于出来了。
        了解了大致情况的雷狮又问了一个问题
   "本大爷有点兴趣的想知道你是怎出来的"
    "……我没有义务告诉一个恶党"
     "呵,那就是不想说啰,不过……"
     [不过没关系,迟早有一天本大爷会让你全盘托出的]在安迷修看不到的地方雷狮裂开了嘴笑了,笑得有些阴沉或者因该是疯狂
     "好了,玩够了该回去了,走吧白痴骑士"
     "咦?"
     "咦什么咦,你刚出来不是没地方住吗?"
      安迷修突然有点感动,虽然是个恶党,没想到还蛮有善心的
        "再说本大爷给你住的地方还不是因为好不容易遇到有趣的东西,你人要是跑了那我以后多无趣啊″
       仅仅几句话就让安迷修心情下跌并更加的肯定这种人真是名副其实的恶党。
        "走吧"
         "嗯"
   两人在路上一个前一个后的走,突然安迷修停了下来
          "呃,那个问一下住的地方离永恒森林近不近″
         "怎么了?"
         "如果近的话,我还是算了 "
         "哦~怕了。"
         "你!你才怕了!"
         "那是什么?"
         "我,我不想说"
         "啧,白痴骑士,我突然发现你真是个事儿逼"
           "你一一!!"
           "放心,远着呢"
           "哦,对了我还没问你那两把剑是什么呢?"
           "冷热流刀"  安迷修表示不想和恶党多说话感觉会被气死
            "哦~,冷流刀和热流刀啊,喂,怎么拿到的?"说着雷狮便把手搭在了安迷修的肩膀上。
            "不想说" 安迷修拍了一下雷狮的手并且及时远离开了雷狮
             "啧啧啧,又不想说,算了算了爷又不稀饭"
         [为什么就是很想揍他!] 安迷修在旁边忍得发抖
        "唉,别发抖啊,本大爷真的不稀饭,啊,该不会刚刚被本大爷帅气的形象给惊艳到了吧"
         "怎么可能!!!"
        "诶,别激动嘛~不就是被我说中了吗~别迷恋哥,哥只是传说~"
            "你!你个&%&✘¥#$¥$&″
           安迷修觉得无耻,下流,不要脸都在雷狮身上体现了出来。
          
      
          两人的相遇,相识就如同命运的红线将他们牵在了一起,给予了他们希望。
      






   

四叶草物语一一一 你与我的故事 第(一)片叶子祈求


           在一个国家里有一位年轻的国王,国王异常残忍他对每一个反逆他的人都给予死刑,然而他却非常的受人民爱戴,把国家冶理得非常好,而这位年轻的国王也非常的不正经。
    ″大哥!你又要溜出去玩了吗?"
    "别惊呀,卡米尔,这不是还有你吗?"
    "可--"
    "拜拜"
还没等卡米尔说完话雷狮就早早的跳下了窗,只留下了头巾尾部的一抹金黄。
     "大哥!?"
国王每个月都会溜出王宫窜出去玩几天再回来,理由是因为不是正经人不做正经事啊不是,是因为要探查民情从中得到更好的冶理方案,这应该叫做微服出巡吧。(作者:你们懂滴~(*゚∀゚))
        而在某一年某个月某一天那一秒那一分他……遇见了改变他一生的人,而在五分钟后国王如是感叹到[孽缘啊]
      那个时候本来是走在路上的国王陛下不知为何突然想打个扽,于是乎他到以前常去的草地上睡觉,草地的面积不大也不小,风景甚好,鸟语花香一片青空,但雷狮之所以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这里离永恒森林稍微有那么一点点近所以人烟稀少,与其说人烟稀少倒不如说这里除了雷狮自己根本就连半个人影都没有,被雷狮评为,为数不多的好地方没有之一。
       据传闻说永恒森林在很久以前是精灵居住的地方,自上古人族与精灵族大战之后,以精灵族战败为结束画上了句号,自那以后永恒森林迷雾重重,没人看过精灵出沒,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没人在证明精灵的存在,但总有一些不自量力或误闯进去的人,进λ后被迷雾包围,从此迷矢方向,人们在也没有见过他们,因为没有防护措施,总有那么些误闯的人没人见过他们出来过,久而久之人们开始害怕,恐惧没有人敢去森林附近更别说里面了,而永恒森林也有了它另一个名子“迷雾森林”精灵也从此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经典传说。
       要说咱们雷总为什么会来这附近,那当然是因为人家是主 ̄咳!那当然是因为人家是天之骄子,被雷神所眷顾的人,这也是雷狮被选为国王的原因之一,虽然他在还是三皇子的时候当过海盗,抢过船,吃得过烤串喝得过啤酒,嫖过妹赌过博,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只要脸皮厚力量大,我有权我有势你能拿我怎么样?种种不要脸心理终于成就了现在的雷狮雷皇陛下。
        草地上风和日丽,暖洋洋的阳光照耀在身上有种想闭上眼睛,永远不要醒来。雷狮不知道睡了多久,缓缓有片阴影烙下
     [这里树阴真大啊]
    [  ……等等!这里是平地吧!]
       终于智商上线的雷狮猛的开了眼睛,入目的是空中飞舞着一抹暖棕色的头发,刘海下方有着如同可以看见青空易似森林的眼睛纯净无暇一尘不染,雷狮觉得就算是收藏在宫中的宝石也无法与其并美它其中一分的美丽,那双眼睛的主人正在缓缓往下掉,由于背对着光从正面看去就像是天使从天空降临到自己身边,就在雷狮发愣的几秒内那人似乎在说些什么 "啥?"[走?…走什么?走……走...开?]
"快走开啊!!″
回过神的雷狮看着眼前离自己只剩三厘米的人只想说 "卧操!!"
"呜哇!"
完美的抛物线完美的命中率,此时的安迷修只有一个想法[这人长得那么好看怎么就那么呆呢?反应快一点也不至于会撞上了…………啊,不对] 他抬头看了看周围。     
[我…  我出来了,吗?]   安迷修微张着嘴问                                        
"这里是,哪?"
"哈?"
"那个,请问一下这里是哪?"
雷狮面带点疑惑的看着面前用严肃的表情看着自己的人
"那啥,你能先从我身上下来在说吗?"
对方似乎察觉到自己失礼急忙站了起来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十分抱歉!"
安迷修稍微低着头双唇抿成一条直线,双手交叉在身前时不时的用指尖相互摩擦,似乎有点紧张但便像是慌张,雷狮看着安迷修[我有那么可怕吗?]
"算了,你先放松点别那么紧张,搞得好像本大爷要把你怎样似的"
雷狮有点虚的抬手放在后脑匀上
"对不起!"  安迷修像是炸了毛一样道着歉
″…你就只有这一句话吗?"
"抱歉”回答雷狮的是一句小有可无的声音
"……这里是雷王国首都"  雷狮烦躁的说
"咦?"
"啧,真麻烦。本大爷说这里是 ̄ ̄"  雷狮还没说完就被安迷修突然打断话
"啊,不,不是 不是,我想问这里是永恒森林里面还是外面?"
"哈?这里当然是外面了"  因为被突然打断话雷狮此时心里非常不爽的在想[这人脑子被夹过吗?这么白痴的问题]当然此时安迷修并不知道雷狮在想什么
"永恒森林,外面?"  安迷修原本由呆呆的表情琢渐转变成笑脸
"真的吗?这里真的是在外面?!″ 他笑着问雷狮
"真的。"  雷狮用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安迷修[这人,该不会是白痴吧。]
"太好了,我成功了″安迷修欣喜的说着
"等等,听你这么说,你是从永恒森林出来的?"
"嗯!初次见面,我叫安迷修"   安迷修笑得很开心双眼微微咪了起来有种清风的气息
"是个骑士哟,如果可以请叫我最后的骑士"    听到这话后雷狮觉得自己被雷到了,虽然很奇怪但的确是这样。
       仅仅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雷狮就明白了,这看似浪漫的谢后在有的时候也是一种孽缘吧。
        这是国王与他的第一次相遇,他们每个人都实现了各自的祈求,他祈求走出森林,实现梦想,他祈求自己的世界拥有色彩,而不是平淡无奇的过一生.

初次画
字有点丑和模糊不清